风掠晨露雀南飞

回炉深造。

意外

#龙言。
#拖稿作家言和*总裁龙牙。
#擦边球有,极少。
#私设墨清弦和言和是极为要好的朋友。
#不喜请红叉叉。

婚礼正在紧锣密鼓地预备。
五彩斑斓的灯光落在礼堂的各个角落,洁白的羽毛从空中缓缓落下,像是童话中才拥有的故事情节。此刻,连空气都好像染上了瑰丽的颜色,为这欢乐的氛围更添一份美好。
一切准备就绪。
言和不安地撩动着身上似乎有些太过庄重的婚纱,那不是传统的白色,而是淡淡的薄荷绿,是由龙牙亲自定制的,理由是言和本来就太过白皙,再穿白一点可能看不见人了。
言和暗自腹谤了一下他这幼稚的玩笑话。
话虽这么说,言和还是依旧向往着洁白无瑕的婚纱,她不想与众不同。但是无论怎么反抗他都没有用,如果她闹得凶了,龙牙总喜欢用自己的嘴唇封住她还未出口的话语,把她的怨念和不满都一股脑地塞回肚子里。
总是那么霸道。
此刻好友们都陪着她,言和最要好的朋友墨清弦拍了拍她的肩“别那么用力地攥着衣摆,放松点,要是被弄皱了可就不好看了。”清弦手里还拿着化妆盒,言和此刻依旧是素颜,还没有精心装饰一番。
“可是...我好害怕。”言和松开了手试图听话地闭上眼睛,任由墨清弦拿着化妆品在她脸上涂抹。
那眉笔在她的眉间轻轻地留下痕迹,“有什么好怕的呢?”墨清弦笑到,那一笔差点画歪,但丝毫没有影响到她。“难不成阿和你是恐婚?”
“才没有呢。”言和闭着眼睛不去想看她,“但我总觉得莫名心慌。”
“别害怕啦。龙牙肯定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的,我的小新娘。至于那些多余的事情呢,你用不着担心,只需要管好你自己就可以了。”墨清弦说着拿来了口红,那是化妆的最后一步了,只要完成了这项便可大功告成了。
感受到了嘴唇前似有似无的凉气,“我不要抹口红...”言和拒绝着,头也转向一旁,无论清弦怎么哄也不愿转过来。
墨清弦说尽了好话最终还是没能拗过她,清弦叹息一声后拍了拍她的肩。“那算了罢,亲爱的,你可以睁眼了。”
言和如释重负地长吁一口,眼睛扑棱眨了两下后终于完全睁开,这可真是个漫长的过程啊。
可是下一刻言和却无言,“...!!!”言和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讶异地说不出话。
人们都说出嫁是女人一辈子最美的时候,果真如此。
额上是稀碎的点花,鬓发用水滴蘸洗过,此刻安静地贴在她脑后,粉红的眼影配上双颊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妆容而导致的浅色红晕,还有那蕴含了好奇和期待的双眸中,似有点点星光闪烁,真当是闭月羞花了。
“龙牙果真是最懂你的人了,阿和。”墨清弦赞叹着,“白色可能真的不适合你。”
这下言和可有些后悔刚刚拒绝墨清弦为自己搽口红了,但后悔也晚了,因为门外清晰地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阿和,准备好了没有?”龙牙在门外等候着自己的新娘,期待着她今天会是如何地美丽动人。
“嗯...马上!”言和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回这样回答。
“你要嫁人了,我最最亲爱的。”墨清弦红着眼,这可是她一生中最好的朋友啊。
“清弦...”言和不知如何安慰她,以往这个看似强大而温柔的她也有着这样脆弱敏感的一面,让她不知如何是好。
“你去吧,他还在外面等你。”墨清弦伸手拭去自己的泪花,“一定要开心,如果他但敢欺负你,尽管和我说!”
言和被她逗乐了,“好。”
墨清弦走过去开了门,龙牙已等候多时了,大厅也早已是人满为患。虽然看到言和地一瞬间人群和龙牙都有些呆滞了,但是他还是很快地调整好了自己的失态。
“上帝啊,你可真美。来吧,我的新娘。”他弯着腰伸出手,言和缓缓地将手与他宽大的手掌重合交叠,感受着他掌心的温暖,又一次回头恋恋不舍地看了清弦一眼,最终还是迈出了步子和龙牙一起走向人潮中央。
他们是天作之合,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倍受瞩目的对象,更不要说是今天。
言和的手心沁出了细细的汗,头纱蒙住了眼睛让她有点看不清路,以至于没有看见台阶而差点摔倒,不过乐正龙牙反应极快地手撑在她腰后,稳稳地扶起了她。
“幸好你不用穿高跟鞋。”龙牙把她平稳地放在地上后含笑。
言和本来就有点红的脸颊此刻颜色更深了,但她还是不服气地辩驳到,“明明是头纱遮挡了视线嘛!”
“别小孩子气了,快点,大家都在等我们。”龙牙依旧笑盈盈。
“我哪有小孩子...”言和还想驳回他不正确的言论。
但龙牙可没耐心听,一只手撑在她腰后另一只手扶上肩,来了一个标准的公主抱把怀中人带到了台前。
要是像往常,言和肯定要恼羞成怒地掩住有点绯红的脸颊然后骂他两句,但是今天不能这么做,于是她把头埋进他的怀里,安静得如同一只猫咪。
繁琐的婚礼过程言和没记住多少,在进行了一番宣誓和流程之后,言和已经饿得快要趴到桌子上了,不过还好,终于能品尝一下菜肴的美味了。
但龙牙伸出食指敲了敲她的脑壳示意她现在还不是吃饭的时候,言和不满的嘟囔着,“怎么了?”
龙牙象征性地晃了晃手里的酒杯。“要和宾客们敬酒啊。”
言和刚想出口反驳,但此刻她手机铃声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但言和看了一眼来电人后整个人都变成了苦瓜脸。“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
“怎么了?”龙牙不由分说地夺过她的手机后按下了挂断键,“亲爱的,这个时候可不能分神。”
“...主催来催我交稿了,我又拖稿了,他很生气。”言和捂着脸,“我必须回去一趟。”
“非去不可?”龙牙阴沉着脸。
“非去不可。”言和望向他的眼神充满歉意。
“...我没想到婚礼上居然还能出这种差错。”龙牙叹口气,“回家吧。”
“你怎么也...?”言和惊诧。
“送你。”龙牙回答的干净利落。

婚礼结束的莫名其妙,宾客们都摸不着头脑,但比起突然离场的新人们,面前的美味佳肴显然更吸引他们。
新房内。
龙牙面色阴沉地听着言和对着手机那边的人言语上的讨好,“徐总...再给我一些时间,肯定能写完的!您放心!这一次绝对不会再跳票了!”
听到这里,龙牙不客气地抢过了言和的电话,非常自然地说道,“喂?你是我太太的经纪人吗?”
对面虽然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了,但很快的调整好了自己并做出了回答,“是的,言小姐已经拖稿很久了...她的粉丝都很不满。”
龙牙不耐烦地开口说,“那没什么,让我太太离开吧,她不需要自己挣钱,我会一辈子养着她的,她的生活我全权打理和负责。至于损失赔偿费你随便开口就是。”龙牙的声音此刻下降了一个八度,语气中带着带着不可反抗的气场。
“喂!!!”言和瞪大了眼睛,“龙牙,别这样!”
但他只是竖起食指放在那极具诱惑力的唇边示意她安静,“乖,好孩子别闹。”
但随即他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什么?你只要这么点?这和我太太的身价不太相配。这样吧,我给你加个两倍如何?OK对吗?好了就这么定了,如果再没什么事我先挂了。”龙牙很自然的按下了关机键然后把手机扔到一旁的沙发上,手机无辜地弹跳了两下又躺倒在柔软的沙发上。
...言和有点想骂人。
“好了亲爱的,关于咱们的婚礼被这个催稿的弄得一团糟甚至不得不终止的事情,你是不是也该补偿点我什么?”龙牙不怀好意地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
“我拿什么补偿啊?我的工作都让你给我辞掉了。”言和恨得牙痒痒,却又没法对眼前的人下手。
“那就用身体。”龙牙顺势把她按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别!”言和真有点怕了,她试图去推搡却被捉住了手腕,只得任人宰割。
“别闹...”他的气息洒落在她耳旁,顺势含住她的耳垂轻柔研磨。
“唔...”言和自知已无法再逃只得等死般闭上眼睛。
“看我。”他不喜欢言和这样,继续加大了调情力度,言和吃痛睁眼却正对上那燃着欲火的深潭,像是泥沼瞬间将她拉入深底,一瞬间忘记了反抗。
龙牙倒是很享受这个过程,手不安分地探到她背后找着什么,带着几许已经有点急促的呼吸声他俯下身在她耳旁说道。
“坏孩子要受到惩罚。”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