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掠晨露雀南飞

回炉深造。

因花结缘

#第五人格机械师×盲女
#机皇组了解一下
#主机皇组,副杰园。
#特蕾西视角叙述。
#不知道盲机还是机盲于是都打了...。

我患上了花吐症。
这个旁人看来再简单不过的事实此刻却不断冲击着特蕾西的大脑。
多年的封闭式实验室操作让她几乎没怎么欣赏过花园里的花,更不用说把它们采回来放在桌面上了,真是可惜了那些被艾玛精心培养的花儿们,它们就像清晨四五点的太阳一般熠熠生辉。
特蕾西她有些孤僻。
兴许艾玛也是察觉到了这一点,每天不管怎样她都会给特蕾西带去一支花,花的品种每天都会变,那是艾玛在清晨雾气刚刚消散化为花瓣及枝叶上的露珠时采下的,散发着独属清晨幽香的气息。
特蕾西不懂她这么做的目的,花只会妨碍她的工作,那铺满各种机械的小小桌面上根本容不下一朵花儿,因此她一般会选择把它们丢进垃圾桶里,艾玛也并不生气,她说她只是想让特蕾西不觉得会那么孤单而已。
其实这没什么,她并不觉得孤单。因为每天下午四五点海伦娜都会如约而至地过来陪她聊很久,她们分享着彼此之间的往事,包括绚丽的,多彩的,悲伤的,特蕾西这个时候总是会放下一切工作,享受着与朋友畅谈的快乐,两个小时的时光通常在午后阳光的照耀下及咖啡的香气中流逝。
为什么旁人眼里看起来非常孤僻的特蕾西却会和海伦娜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友呢?一切都得从樱花说起。
海伦娜最喜欢的花是樱花,那日特蕾西心血来潮在艾玛的花园里闲逛,远远地就看见了正伫立在樱花树下的海伦娜,花瓣抚过她那没有血色的指尖,一丝笑容悄悄地攀上了她的唇边。
海伦娜通过回声欣赏着樱花,而特蕾西站在远处看着樱花,以及樱花旁的海伦娜。
樱花是一道风景线,而樱花旁的她是更美的风景。
特蕾西不敢破坏这美好的画面,但海伦娜却面向她,墨镜后的蓝色眼睛没有焦距,像一潭死水。
海伦娜向她伸出手,特蕾西迟疑了一下后握住了它。
真是瘦弱啊,就像自己一样。
就这样,她们俩成为了朋友,而特蕾西也不知为什么喜欢上了樱花。
海伦娜小时候没有患病的时候,院子里有一颗非常大的樱花树,每年春天她都喜欢看樱花缤纷的样子。
而在失明后,海伦娜对樱花的喜爱只增不减,而对于它的花语有了更深切的体会,并且对自己环游世界的梦想坚定不移。
樱花。生命,幸福,一生一世。

特蕾西摇摇头从回忆中挣脱出来,眼前有更重要的事值得思考。
艾玛今天并没有过来送花,而且目前正值盛夏,也不是樱花开放的时节,但是此刻现在桌面上居然铺着一枚小小的樱花。看起来弱小无助,但花瓣却不带一丝褶皱,舒展的十分光滑,也许这帮助它更好地吸收阳光和水分。
或许弱小却不低贱,就像不向命运低头的人。
重点并不是这些。
从昨天晚上开始她就觉得嗓子不是很舒服,像是有什么哽在里面,这很好地说明了这朵樱花只能是被自己吐出来的了。
特蕾西起身走到镜子前仔细打量着自己,脸色常年因病显现出病态的苍白,此刻居然又患上了这种要命的病。
特蕾西信仰科学,她可从未想象过这种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居然能发生在自己身上,仿佛在冲击着她的信仰。
...不对,这也不是重点。
重点是自己喜欢上了谁呢,她向来对这些情感没什么研究,这方面的感觉器官好像也因此退化了,突如其来的病症让她措手不及。
“特蕾西?你在吗。”门外的问候声打断了她的思考。
“我在。”特蕾西回答了一声后跑去开门,门外站着刚刚来到庄园不久的海伦娜,她一只手紧紧握着她赖以生存的盲杖,另一只手上捧着淡粉色的风信子,它们被精心装饰过,似乎还夹着一个小卡片,怪不得她没有敲门。
“是艾玛拜托我给你的。”海伦娜把那束花递给她,“她最近不方便来见你,就让我送给你了。”
“...她怎么不方便了?”特蕾西有点惊讶。
“她啊...她要结婚了,你总不能让一个准新娘乱跑吧?她肯定要为此好好准备啊。”海伦娜推了推墨镜。
特蕾西满脸茫然地接过花翻开了那个小纸片,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风信子的花语以及邀请她去参加婚礼。艾玛什么时候有的男朋友还被求婚了?她一点都不知道,同时也有些后悔那些被扔进垃圾桶的花儿们了。
“这大概是她最后一次给你送花了,因为她每天往你这跑让杰克很不高兴。他觉得你打扰了他们的时间。”海伦娜继续补充到。
特蕾西有点僵硬地点了点头,原来是他啊,真是辛苦艾玛费尽心思从他们的私人时间中抽出时间自己给自己送花了,自己真的是被封闭太久了。
“没事吧?你好像状态不是很好。”海伦娜用盲杖敲了敲地面观摩了一下特蕾西,发觉她似乎很虚弱,她有点担心地问道:“要不要出去走走?房间里的空气似乎不是很好。”
“海伦娜...你和我,算什么关系?”特蕾西小声地问。
海伦娜一怔,“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以前,现在,未来。”
“Dear...我觉得我可能离不开你了。”特蕾西说完这句话,猛咳两下,几朵樱花随之飘落后,人突然就倒了过去。
“什么意思...特蕾西!”海伦娜惊呼一声。失去意识前,特蕾西似乎感受到的不是坚硬的地面,而是一个温暖的怀抱,似乎还有什么东西被丢在地面上发出的清脆声响。
傻子...没了盲杖...你可是寸步难行。
思绪被打断,特蕾西眼前一黑,彻底昏迷过去。

特蕾西在黑暗中独行,她不知道周围是什么地方,也看不清一切事物,她有点能体会到海伦娜的感觉了。但似乎有海浪的声音,它们渐渐升腾起来,变得汹涌澎湃,一点点席卷了她的身躯,她无力抵抗,在即将被吞没的一刹那,有谁握住了她的手,将她拖出了深渊...
特蕾西猛地睁开眼,那些幻象也随之消失了,光明落入了她的眼里。
熟悉的天花板,熟悉的实验室,还有熟悉的...她。
“你醒了特蕾西!”海伦娜听起来快要哭了,她抽出那只握住特蕾西的手,紧紧地抱住了特蕾西,温热的泪沾湿了她的衣衫。
“你真是要吓死人了。”艾米丽轻轻把海伦娜扶起来检查着特蕾西的身体,“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特蕾西摇摇头,除了嗓子还是有点痒,但她不打算说,“没有了,谢谢。”
“哟,醒来了?”美智子推开门走了进来。
“嗯。恢复的挺不错的。”艾米丽给特蕾西端了一杯温开水,“放心喝,没毒。”
“我觉得艾米丽还没那个心情给我下毒吧。”特蕾西笑了笑后接过杯子一饮而尽,浑身也感觉舒服了不少,她踌躇一会后开口,“我还有个问题,海伦娜你丢了盲杖接住了我,你又不能带着我跑,你是怎么找到人来救我的?”
“这一切都要感谢美智子啦。”海伦娜抹了抹眼泪,“她那天正好闲来无事在庄园里乱飞来着,然后就看到了我们,把你交给了艾米丽。”
“啊...谢谢美智子。”特蕾西操控身旁的机器人向她深深鞠了一躬。
“无妨。”美智子合上折扇,“那你们就先好好聊聊吧,最好清扫一下这周围的樱花,你看起来要被这些来历不明的樱花埋了。艾米丽,我们去看看杰克和艾玛的事还有没有我们能帮上忙的。”
“好,那特蕾西就先好好休息吧。”艾米丽看到了美智子意味深长的眼神后笑了一下示意自己明白了,转身和美智子离去后轻轻捎上了门。
“太好了...不过美智子说得对,你周围为什么这么多樱花?而且它们貌似还是你咳嗽的时候咳出来的...”海伦娜扳正了特蕾西的脸让她面对着自己,“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我们不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吗!”
特蕾西摇了摇头使自己清醒一点,把手中的遥控器放到一旁的桌子上。“...说出来或许你不会信,但我患上了花吐症。”
“花吐症...?!”海伦娜惊讶地合不上嘴,“那你暗恋着谁呢?”
特蕾西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或许是你吧。”
“我?你怎么确定是我?”海伦娜凑近她。
特蕾西头向上一扬,碰到了海伦娜温热的唇。海伦娜蜻蜓点水般和她吻了一下后便躲开了,两朵红霞飞上了她常年苍白的两颊。
特蕾西感到多日以来的呼吸不畅消失了,她贪婪的大口呼吸着室内的空气,却在下一刻皱起了眉“你说的对海伦娜,室内的空气的确不好。”
海伦娜笑了起来,“如果你需要,我随时愿意陪你去花园走走,还有你确定了吗,我是不是那个你要找的人?”
特蕾西凝视着她无神的瞳孔,“那谢谢你了,亲爱的。我现在很肯定地告诉你,你是我要找的那个人,过去是,现在是,未来及永远也是。”
海伦娜低下了头,“我很荣幸。”
“那么...在下是否有那个运气陪你一起去环游世界呢?”特蕾西问道。
海伦娜掩唇轻笑,“当然了,My Dear.”

评论(1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