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掠晨露雀南飞

回炉深造。

【杰园】命运之轮

#绝症病人×占卜师
#日常意识流,私设如山拒考证。
#命运之轮是塔罗牌大阿卡那牌的第十张。

偏远小镇的冬夜。   
屋外的雪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堆满大地的,也没有人去清扫。它们沉寂在这黑暗的天穹之下,屋里漾着温暖的黄色灯光,映衬着窗上凝结的冰花,露出一副安宁和平的景象。  
杰克披着他象征占卜师身份的大长袍,围坐在炉火前。里面的火焰温顺地燃烧着,屋内的温暖如春与屋外的寒冷形成了鲜明对比。 
杰克打了个哈欠,这种暖和的氛围让他有点昏昏欲睡,看了一眼屋外漆黑的天,他决定就在炉火旁边过一夜。
杰克闭上眼,困意立刻将他吞没。就在他即将陷入梦境之时,却不合时宜地响起了敲门声,打扰了这安宁的环境。  
“占卜师先生?您在吗?”门口响起一个怯懦的童声,或许是因为寒冷,她说出来的话都在颤抖。  
“在的,请进。”杰克起身去开门,虽然被从梦中惊醒这事他并不是很高兴,但为镇子里的人解答疑惑和占卜命运是他的工作,更别说他是个几近变态的工作狂了。
门外露出女孩小小的脑袋,她努力仰起头睁大祖母绿的眼睛胆怯地看着杰克,这么冷的天她身上却只披着一条薄薄的外套,里面填充着破旧的棉絮,那点可怜的分量根本无法阻挡住凛冽的寒风。
这个镇子并不大,也就十几户人家。人们彼此之间都很熟悉,罕见的祖母绿眼瞳是贝克家的孩子丽莎的特征,杰克不禁唏嘘起来——那可怜的孩子,从出生开始就被占卜的结果判定了缓期执行的死刑。
杰克张开袍子将它当做屏障为她挡着呼啸而来的风雪,迎着丽莎进了屋里,门也被杰克随之带上,锁住了屋内的暖意。
杰克把她带到自己刚刚坐着的炉火旁的椅子上,又脱下自己的长袍围盖在她身上,往那火堆里添了些许薪柴保证它可以更长久地燃烧供暖。
大约一刻钟后,丽莎终于暖和不再因寒冷而颤抖,杰克才开口道,“丽莎半夜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啊...对!我都差点忘了我的目的了。谢谢您的提醒,先生。”丽莎如梦初醒地看着他,两只手把袍子拉紧了一点,“我是想来问一问...关于我的问题,或者说我的未来是什么样的。”
杰克难得地沉默了。
每当镇上有新生儿时,家长肯定会第一时间来找杰克为这个孩子占卜未来的运势,而杰克永远不会忘记为丽莎占卜的结果。
当杰克虔诚地念完祷告词和无人能听懂的古老咒语时,竟从22张牌里抽出了那让人避之不及的一张,象征着结束的死神。
那是自从杰克接手占卜师职位后的第一次占卜,他也被自己惊讶到,他劝慰她的父母说这或许只是一次失误,结果不一定可信。
刚刚当了父母的两人僵硬地点点头,扯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可他们的肢体语言告诉杰克,他们坚信这个结果一定是正确的。
仿佛是为了印证他的占卜结果,没过多久艾玛就开始生病咳嗽,这对于新生儿来说不是什么好现象,雪上加霜的是,医生艾米丽·黛儿确定了她患有先天性心脏衰弱病症,她的生命估计会终止在十五岁。
现在的丽莎已经快要十四岁了,她的脸色确实一直呈现着病态的苍白,几乎看不到什么血色。
“先生为什么不说话呢?如果不知道的话,先生可以为我占卜一下我的未来吗?”丽莎的话把他从回忆中带回到现在,杰克能从她脸上看到平静和疑惑“父母最近对我特别好,但也总是叹着气看着我,他们不肯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感觉到不对劲,所以只好偷偷溜出来见您了。”
杰克僵硬地点点头,“当然可以了,毕竟为人占卜是我的责任。”
他是从未出现失误的占卜师。
被洗匀的塔罗牌摊在桌面上,杰克蒙着丽莎的眼让她去随机挑,她伸出的手犹豫不决,当她终于决定了一个位置时,杰克看准时机将一张牌放在她的手下面,受害者毫无知觉。
“我的主,我在您的注视下郑重地宣布——丽莎·贝克很幸运地选中了第十张牌,它是正置的。命运的齿轮终返往复,永不停息。历尽重重灾难的她必将迎来幸福和光明。也就是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丽莎。”杰克合上手中泛黄的书册,抬起头来看着她。
丽莎的眼中溢满兴奋的神采,“谢谢您,杰克先生!”
杰克含笑看着她,微凉的指尖轻点她的额头,开口提醒道,“可是这个事只能你知我知天地知,绝对不可以让别人知道,明白了吗?”
“我明白,毕竟我是偷偷摸摸来这里的。而现在我也得回去了,抱歉占用了您的时间。”丽莎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掩盖不住兴奋。
“小心点。”杰克朝着她在风雪中摇晃的身影喊到。

一年后.
“晨安。”艾米丽不请自来地敲开了杰克家的门。
“晨安。”杰克停止翻阅书籍,站起身打量这位不速之客,压着些许愠怒说道,“你知道我不喜欢别人这样没礼貌的行为。”
“我知道。”艾米丽并不因此感到愧疚,“事情发生的很突然,我只能这么做。”
杰克感到了一丝不祥,“发生了什么?”
艾米丽盯着他,“我以为你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了,现在也没有多余的思考时间了,葬礼还在等着你主持,我们走吧。”她转身就走
“葬礼?谁的?”杰克已经多少猜到了一些,但他并不想面对这个现实,披上他的长衫三步并两步追在艾米丽身后。
“丽莎·贝克。那个一出生就被你算了死亡的孩子。”艾米丽头也不回地说,又像是想起来什么补充了一句,“你真不愧是从未失误过的天才占卜师。”
杰克勾起唇角自嘲的笑了笑。
我失误过。
可惜现在唯一知道我占卜失误过的人也不在了。
丽莎的命运之轮将她带向了死亡。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