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掠晨露雀南飞

回炉深造。

【龙言】逐风

#中秋快乐?
#风神龙×凤凰言
#关于依赖和被依赖。
#不算意外,凤凰每五百年浴火重生一次,但每次重生之后会丧失之的记忆,除了某些十分重要的事。
#情节跳跃很大。
#ooc.私设如山拒考证。

鸟类只有依靠风的力量,才能尽情翱翔于云霄之上,特别像是凤凰这类形体过大的鸟,更是依赖于风的支持作用,否则也许上一秒它正扶摇直上九万里,下一秒就会堕入无尽深渊中。
所以身为凤凰的言和每次飞翔时都会小心翼翼,总是计算着风大的时日才会在天庭上享受一下飞翔的自由感,就怕一个失足便会堕入深渊。
但是风神乐正龙牙是一个很随性的人,他每天都按着心情变化来驾驭自己的车。如果他不高兴了,那他就会逼着驾车的龙疾驰,那么这一块地方就会刮起大风,但通常不过多久就有会突然开心,于是那车速也会慢下来,风也就随之变得柔和了,所以风也变化无常,根本没有规律可言。
所以几百年过去了,言和依旧摸不清刮风的规律性,而她翱翔天际的时刻也就更是寥寥无几了。
但就是这为数不多的几次飞翔时刻,也发生了差点让她丢了性命的意外。
那天只有细微的风,龙牙悠闲的乘着他的龙车慢慢走着自己的路。树枝摇曳着光芒,体型小巧的群鸟跟在他身后飞翔欢唱,花香也被携到远方,方圆五十步之内,遍地芬芳。
这原本是一副安宁,生机盎然的景象。
可是正当他打算眯着眼小憩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有什么庞然大物从云霄上跌了下来,而且向着那深不可测的山谷里坠去。
风神从古至今都是寡悲欢的。
所以一开始龙牙并不想管这件事,谁生谁死不过是一刹那间,况且说到底他也不过就
只是个控制风的神明,无权干涉别人的生死。可他还是不知道为什么又瞄了那个庞然大物一眼,这不看可不要紧,一看真是要叫他魂都吓掉。
风神视力极佳,他看到那仿佛是一只白色的大鸟。龙牙记起来了,云霄之上是天庭,天庭里似乎是有一只白色的凤凰的,他曾经在王母的生日上见过,当时她以人形的样子为王母献歌,她的歌声极其动听,让人一辈子都难以忘记。
那日遇见,她还亲切的送了龙牙一片凤羽,说是算作谢礼。感谢他的风让她可以尽情翱翔于九霄之上。
可她马上就要死了。
也许是惦记着她动人的歌喉,也或许只是不想让她就这么死去,乐正龙牙终究还是动了恻隐之心想要把她救下来。
抬腕,对着从来都不舍得鞭打的引车龙,重重一挥鞭。
霎时,它们以以前从未有过的速度开始狂奔起来,风也在一瞬间之内变得狂暴。也许凤凰是感受到了风的号召,重新张开了羽翼拍打起来,终究是在堕入深渊的最后一刻前脱离了那里。她飞至一旁的梧桐上,双翼张开匍匐在树枝上,显得十分疲惫。
龙牙拉住了他的龙,让它们保持原速慢慢行进到她身旁,风止住了。他看到她又化为了人形,两只眼充满劫后余生的喜悦和恐惧。
“你安全了。”龙牙叹了口气看着她说道。
她这才如梦初醒般抬起头来看着他,支支吾吾地过了一会才说“是...!谢谢您...风神大人。是您救了我。”
“我只是举手之劳。”龙牙的表情十分淡然,看不出悲喜。“而且要不是你自己飞起来,我也没办法把你从那么深的地方托举起来。”
她眨动着眼睛思索他的话,“可是若没有风神大人风的支持,我就算把翅膀拍打断也是飞不起来的。”
“别叫我风神大人了,这种敬称听着一点都不好,我并不喜欢。”龙牙不想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了,“你应该知道我的名字吧?直呼我姓名即可。”
“真抱歉...我并不知道您的名字。”她把头埋的很低,不敢直视龙牙。
“...叫我龙牙就好,言和。”龙牙闭眼用手指点了点眉心以示无奈。
言和抬起头看着他,脸上写满惊讶。“您...知道我的名字么?”
龙牙点头。“四百多年前王母的生日聚会上你告诉我的,你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言和惭愧的低下头,脸上飞起两朵绯云,“我们凤凰一族每五百年浴火重生时,之前的记忆都会被忘记。”
“那没事,不是你的错。”龙牙淡淡地说道,“既然这样,你快回天庭去吧。”
“...我不想回去。”言和低言道。“我可以追随在龙牙身后吗?”
“为什么?”龙牙饶有兴趣地看着她。
“因为有风...我依赖着风才能飞翔...”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我喜欢风和飞翔,也喜欢这样温柔的龙牙。所以...我想陪在龙牙大人身旁。”
“不行。”龙牙一口回绝。
“可是...!”言和急了,龙牙却头也不回地驱车而去,她赶忙化为原型追上去,“请让我陪在您身旁吧!哪怕就算是让我这样一直追逐着您...也可以。”
龙牙没有回答她,只是自顾自地赶路。
言和视作他默许了,便振翅追逐他的身影。
那时,距离言和下一次浴火重生只剩下一百年了,言和日渐趋于虚弱,但她才刚刚见到心仪已久的风神大人,情急之下也只想出这么一个办法。
龙牙自己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不敢把车赶的太快,唯恐言和赶不上他。
人们惊奇地发现,近几十来,风居然安稳了许多,但还有一点,风在安稳的同时也渐渐有规律地减弱了,不能带来足够的能量。
地上的人们逐渐怨声载道,甚至惊动了天上的王母,她质问龙牙为什么要这么做,龙牙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那你就找个机会逼她重生,到时候她有关的记忆都会消退的,你也就不用担心她会继续追逐你了。”王母这样告诉他。
“逼她重生...?”龙牙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真是蠢。”王母慢条斯理地捋着自己的头发,“就是杀了她,凤凰被称作不死鸟,每当它们死的时候身体会燃起火焰,但它们亦会在灰烬里重生。”
“...我明白了。”龙牙垂下眼帘,“微臣先退下了。”
“你最好尽快处理这事。”王母朝他喊到。
龙牙没有回头看她。
等他从天庭里出来回到自己的车上时,只觉得无比疲惫,言和现在就像个垂暮的老人,只凭最后一口气吊着,她的飞翔也是有心无力,但凭着那一份执念,她仍旧要追随在龙牙身后。
傻姑娘...真是不到南墙心不改。
当天龙牙驱车去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棵梧桐,既然一切的荒谬都从这里开始,那么理应也在这里结束。
言和像他们几十年前见面那样趴在树枝上,不过这次她是因为太累了。额上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眼睛微微眨了几下就睡着了。
龙牙靠近她,在她的额上留下一个细微的几乎没有的吻。
对不起,言和。神终究要以民为重,我也没法与王母做对抗。
龙牙颤抖着用那泛着银光的匕首贯穿她的胸膛,那嫣红的花盛开在她的胸口处,随即便燃起烈焰将她焚尽。
龙牙最终还是平静地看着一切。
大火渐渐熄灭,只留一地灰烬。新生的言和从灰烬中站起来,愣愣地眨着眼茫然的看着龙牙,“你是谁?我在哪?”
“我是谁不重要,言和。我现在就送你去你该去的地方。”龙牙瞥了她一眼后使龙调了个方向,“张开你的翅膀,跟着我。”之后便不顾一切地向着天庭策车而去。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言和还是没有从惊讶中缓过来,但还是顺从地跟着他。
安排好她的一切之后,龙牙便离开了。
从此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
如果命运有选择的话,也许某一天他们还能再次相见吧。
神的一生终究太过漫长,一百年也不过是过眼云烟,原本这其间发生的所有事都可以当做一场闹剧一样忘记。
可是风神变了,他每天都会策车去天庭上转一转,每夜都要看一看那根罕见的白色凤羽,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回头看一眼身后,仿佛在找什么很重要的人。
那里空空如也,谁都没有。
他自嘲式笑了,继续一如既往地驱着他的车。
终究还是没人能追逐得上风。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