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掠晨露雀南飞

回炉深造。

少女心语

#中学背景。
#自言自语式文体。[啥]
一向作为[别人家的孩子]的代表的言和从来没有想象过一向以学习为重的自己居然会在初三时萌生「早恋」这样的情感。
为什么会这样。
她也不明白什么是早恋,也不懂自己那种上课一定要偷瞄一下身旁人的侧颜的行为算不算是所谓的「喜欢。」
但是她知道初三实实在在是太重要了,在这个时候有这种情感,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吧。
但真的好想多看他几眼……这种可望而不可即的感觉,让自己痛苦又沉迷。
又到了自己最不擅长的数学课呢,听着讲台上数学老师滔滔不绝的教诲,言和无奈的偷偷瞟了一下身旁龙牙的脸。
好像是在发呆呢 ,连自己这么关注地望着他也丝毫没有察觉。
言和立马移开了视线努力聚集自己的注意力看向早已写满各种公式的黑板,觉得自己真的下了个错误的决定。
他为什么就能学的那么好呀,无论自己多么努力用功也追不上,像是在天空中遨游的凤凰,和因为追逐它渐渐迷失自我的火种。
不行……这个时候还不能放弃。重新拿起了给自己放在桌子上冷落多时的笔,咬了咬牙开始和黑板上的题作斗争。
因为我要追上你呢……不然的话。
抿了抿唇,言和嘲笑着自己的天真。
卑劣的自己怎么能值得让你看见啊。

以前的自己不是这样的,言和心想。
是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吗?根本无法让你承受过来吗?言和在心底反问自己。
言和深切地记得以前,所有的同学无不夸你豁达明理,大公无私。
但现在,什么都变了。绿叶从绿色慢慢过渡变成了黄色,天空从蓝色蜕变为深灰色,就连那曾经敏感温柔的心也变得僵硬。
温柔地对待这个世界是不会有好处的,似乎所有的同学都把你的温柔待人视作习以为常,于是忘却的一干二净了。
望着眼前黑板上的字,自己似乎都要哭出来了。
三年了,自己本来应该很早之前得到的东西,还是因为某些原因轻易地被别人用人情票拿走了。
龙牙看起来也很难过,言和明白她是为自己难过,但她当时没有因为这一点而感到开心。
点了点自己的眉心让自己冷静下来,还有最后的一段发言,必须,必须要把它做到最好。
至少要让别人明白你的心里有多难过。
拖着沉重的步伐走上了讲台,压抑了很久的情感被一触即发。言和说了几句就察觉到自己的声音毛毛的,像是有哭腔在里面。
强撑着自己走下了讲台,却在刚刚坐上座位的那一刻时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一般无力地瘫软下去,再也没有心情与悲伤抗衡,把脸埋进衣袖里,让泪水完美的被承接。
感觉到自己的头被轻轻地拍了拍,言和知道那是龙牙,不知为什么,她现在居然觉得有一点的安慰。
他的关怀,好温暖。言和这么想。

单向的情感也许有一天还是会被发现吧,那么自己应该怎样……?是高兴还是……
好烦,说不出来。
言和烦躁的揉乱了自己的头发又觉得很可惜,于是只好泄了气一般的把它仔细整理好,看着窗外越来越大的风雪,不禁思考起了之后的人生轨迹。
拿起笔在纸上涂抹出两道直线线,从刚刚开始的那种没有交点的两条线,越来越考进,终于交到了同一个点,之后却互相分离,那个岔口也是越来越大,再也没有相交的可能。
如果像这样把自己的人生个他的人生比做两条线的话,会像是那样以后都无法相见吗?
话说回来……龙牙也不是傻子,他或许多多少少察觉到了到了那么一点儿,言和却不觉得怎么高兴,反而更加害怕了。
那么优秀的他,自己没有办法配得上吧……如果发现居然是被自己这样的人喜欢,会讨厌自己吗……?
也许什么都不说真的才是最好的。
拿起修正带狠狠地在无辜的演算纸上面擦掉了那两条线的痕迹,重新强迫把自己的情感悉数投入在无尽的题海之中,而不是用在对他的注意力上。
如此不断折磨自己变换着心态和注意力,日复一日……期末很快就结束了。
寒假也很快就会过去……自己和他的相处时间只剩下半个学期了。
言和紧锁着眉头翻阅着日历,中考是6月20日,留给自己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要怎么办……要怎么办……高中他兴许是去s市一中的精华班,自己大多只能抵个实验班罢了,那样还好,起码隔三差五可以见上一面。如果可以的话,有可能还是州一中,也许会走的更远,会去到别的城市学习吧。
无论怎么讲都是比较精彩的高中生活呢,但这些看似美丽的生活并不属于自己。
放弃吧,这份感情带给自己的只能是悲剧。
言和心想着,望着龙牙远去的背影,又一次把要说出来的话咽回了心底。

自己似乎陷入了恶性循环。
下课回家后,匆匆忙忙嚼两口已经有点冷的饭,然后横跨上刚刚才放下的书包,慌忙收拾一下就立刻出门开始全速狂奔去家教班。
雪花飞舞,每一片都映射出万家灯火,那是一种温暖的橘黄色,照应着城市里五彩斑斓的霓虹灯,投射在漫天星光之中,确实是十分好看的景致,尤其是那些在路灯下的雪花,每一个分叉都可以清清楚楚地被看到。
可惜言和并没有时间仔细看看这景色。
上课……下课……上课……下课。
生活就这么进入了死循环,自己的心情也有些跌宕起伏,怕是将要崩溃了的那种。
算了,反正没什么人注意,就这样卑微一点也没什么不好的,就是多多少少会有些难受罢了。
像是雪花,无论再怎么璀璨夺目,最终都避免不了飘落于地上的结局。
“言和,这次数学你必须上136分。”数学老师带着那股毋庸置疑的语气,对她定下了这个难以置信的要求。
“可是我连130分都没有上过!您这样要求我真的做不到!”言和几乎要崩溃,但她终究没有说出去。

“同学们,寒假快乐!”
“老师再见!”
言和趴在桌子上不想动,漫长难熬的期末终于过去了,但她并不怎么高兴。
“嘛 别担心。我觉得我们班这次一个能上146分的都没有。”龙牙眨眨眼望着自己,“别太担心了——这次应该都考不好。”
“我想也是吧,不过他们要是考不好的话,我估计早就找不见了。”言和说这话时带着些许的自嘲。
“别……算了。”龙牙看起来还想说些什么,然而最终还是放弃了。“寒假快乐。”
“嗯,你也是。”言和偏过了头,不再去注视他。
这不寻常,往年的自己一到寒假可是耍疯了,八匹马都拉不回来的那种疯。
可现在她累极了,没有脑子去思考下一件事情是什么,要怎么做,会发生什么。
已经寒假了,下次见面就是开学,也就到了至关重要的初三下学期,怕是到时候连偷瞄他一眼的时间都无法抽出来了。
然后就要毕业了,从此分道扬镳了吧。
你终究不应该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太阳攀上了湛蓝的天空,放射着整个冬天都没有过的耀眼的光芒俯视着沉睡的大地,昭告着万物的复苏,以及学生们寒假的结束。
言和很好的调整了自己对于乐正龙牙的感情,但是此刻看着他的脸,自己朝思暮想的面容,那股似乎被压下去的感情又开始蠢蠢欲动,像是一盆无法被水浇灭的火。
中考马上就要到了吧,如果能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这场至关重要的考试中,或许就会分散自己对他的精力了。
言和这样自我催眠着。
但是这根本没有用,反而倒是越来越沉重的学习压力和对他的情结压住了自己,苦不堪言。
直到有一天清晨,言和在房间里嗅到了薰衣草的清香,但是极其微弱,似有似无。言和发现枕边静静飘落着一片薰衣草的花瓣。
这不寻常,薰衣草绽放的时间是六七月,这柔弱的花儿跟这刚刚解冻的季节是绝对匹配不到一块的。
那么它是哪里来的……?自己又没有弟弟妹妹,不可能是什么令人生厌的恶作剧,再者现在恶作剧也没有道具。
言和正疑惑着,但是感觉自己喉咙里像是卡了什么,弄得毛毛的很不舒服。
突然就开始猛烈的咳嗽,一些零散的薰衣草花瓣也随之从她唇边飘落*。
原来如此……
言和苦笑着。
是自己患上了花吐症吗,那么枕边的花瓣以及屋子里莫名的清香,都可以解释通了。
先不管病了,学习还是比较重要,这么想着言和还是一如既往的背上书包做自己的好学生上学去了,只是心态不会再和往常一样。
花吐症只有一种解法……可是龙牙他会为了我这样做吗?
“早上好,言和。”龙牙一如既往地温柔向她道了声早安。
“嗯早。”言和回复的极其小声像是藏掖着什么,怕被他发现。
“怎么了?你今天的声音变得比以往更哑了一点,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喉咙了。真的没关系吗?”可是她的动作并没有能瞒过龙牙,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她,也嗅到了那丝若有若无的清香。
“这股薰衣草香又是怎么回事……好像是从你身上散发出来的。你今天带了香袋吗?”龙牙扇动着鼻翼,锁着眉头问她。
“差不多,别担心我了,只是轻微感冒而已。别浪费这大好时光这会儿还能刷几道题呢。”言和急忙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谢天谢地,他不知道。
“那是我多心了,但是你脸色看起来比以往更加苍白一些。我是怕你可能会患上什么奇怪的病。”龙牙像是没有听进去她的话一样继续分析着,言和只能往窗户边沿缩。
“或许是的。”言和此刻握笔的手开始微微摇晃,揭示了她内心的动摇和悲伤。“但是这种病我说出来你也不会信。”
“什么?”龙牙有些好奇的凑过来。
“花吐症。”言和想反正都到这般地步了,告诉他也没有什么。
“没听过。”龙牙摆手表示自己不懂,“不过名字倒是起得很好听。花吐症……?难不成真的会吐花吗?”
言和用手捂住唇咳嗽两声,再把手摊开给他看,龙牙瞬间滞在那里。
她的手里正躺着一小堆薰衣草,就像是刚刚生长出来的那样鲜活。
“既然你不知道我就不多做解释了,总之就像你说的那样,是一种怪病。”言和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空塑料瓶把那花瓣倒在里面。
龙牙感到自己的好奇心已经按耐不住,于是继续问下去,“那患上这种怪病,你会不会出事?是绝症吗?有没有方法可以解除?”
“会出事。也不是绝症,但是只有一种方法可以解。”言和不为所动一般继续自己的动作,仿佛患病的人不是她自己一样。
“怎么解?”龙牙继续追问。
“自己去查百度。”言和噤声了,无论龙牙再怎样追问都不再做回答,只是默默地沉浸在无尽的题海之中。
言和还是日复一日地带着愈发浓重的薰衣草香来上学,那个用来收集薰衣草的瓶子也逐渐被填满,言和很是珍惜这个瓶子,谁都不让碰顶多让看两眼,就像是养孩子一般的不让动。若是不提它是从言和身上出来的,确实是非常美丽的。
对啊,用自己生命开出的花,若是不好好珍惜就是残废了自己的生命啊。
【BE】
龙牙似乎早就忘了当时那个开玩笑般的话再也没有谈论起这件事,言和也并不指望他知道那唯一的解法。
她希望龙牙能好好活着就好。
只是在自己就要走到生命尽头的时候,每个人多少还是有几许不舍和不甘。
言和亦是如此,她将那些收集在瓶子里的用不凋零的薰衣草仔细的装入一个薄荷绿的星形玻璃瓶里,又用胶封住了瓶口,扎上了蝴蝶结,精心在贺卡上写好了算是遗言的话。
中考终于结束了,在龙牙即将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时,言和用力拉住了他的手。
“送给你的。祝你中考有个好成绩。”言和把食指放在唇口示意他不要再问过多的话,之后她便大步流星地离开了,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
龙牙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收下了这份礼物,“这里面是……薰衣草?她居然把她舍不得让别人看的东西直接送给我了?”
龙牙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他突然看到了那个庞大的贺卡。
“这些花是我的全部,是用我生命灌溉的花儿,求求你不要扔掉她们,希望你以后看起这些花会想起我。”
“花吐症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确实是绝症,这是因为暗恋积郁成疾,我喜欢你,或许早一点告诉你,我就不会落到今天这般田地,但是……不,没什么了,感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乐正龙牙急忙把这个瓶子塞回了书包里,忘记了与朋友定下一起回家的约定,用力跑到校外招了出租车回家,他从没想过这种时候百度居然这么重要。
他早就习惯了有言和的陪伴,他喜欢听她那有点沙哑的嗓音,喜欢她的温柔坚强。
“花吐症的解法是与自己心爱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瓣后,花吐症自然会解。”
“患上花吐症的人,若所暗恋之人未知晓其意,就会在短时间内死去。”
怪不得言和会说那些花朵是用她的生命培育的……
但是她现在怎么样?
龙牙不假思索地拨通了言和好友洛天依的电话,但天依的话宛若晴天霹雳。
“言和刚刚走了,她还和我开玩笑说叫我喜欢人时千万不要喜欢那种情商比较低的。”
“她爱你太久了,你却毫不知情。”
乐正龙牙木然的挂了电话。
洛天依沉默着抚摸着言和已经微微发凉的手掌,薰衣草的花瓣撒满了她全身,此刻的她就像只是在薰衣草的香气中睡着了一般。
【HE】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龙牙趁着教室仅剩他们两人时拉住了刚刚准备走出教室的言和,强迫扳正她的脸迫使她看着自己。
“我没有……”刚刚启唇,薰衣草就一束束掉了出来。
“表里不一,你这样下去会死的。”龙牙很认真的抓着她的手说。
“……早就看开了。”言和身旁的花瓣越来越多,“毕竟我也没指望你……唔!”
龙牙抱着她吻了下去,从来没有想象过的偶像剧场面此刻出现在了自己身上言和反而有点手足无措。
龙牙放开了言和,跟着她吐出了那一株薰衣草,看着她多日来一直苍白的脸色逐渐恢复健康,满意的笑了笑。
“我……”言和有点结巴了,她不知道现在告白还算不算数。
“我喜欢你。就像你喜欢我一样。”龙牙倒是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先开口表白了。
言和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地睁大了双眼。
“怎么,不高兴?”龙牙看着她的神情眯眼问道。
“没有,挺意外的……”言和仔细打量了一下并没有很出色之地的自己。
“我说的可是实话。”龙牙眨眨眼急切地向她证明道。
言和笑了一下,依靠在他怀里“我知道。”
再次感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遇到你是我今生能够拥有的最大的奇迹。
薰衣草花语:等待爱情。
——END——

评论

热度(14)